第四百九十九章 风雪暖炉和神心
m.du1du.net(读一读手机版)
  漫天大雪纷飞,冒着热气的黑鱼嘴山,就像一个大暖炉,给这个凛冬增添几分暖意。
  山顶一块突出悬空的岩石上,两道身影并肩而坐。插在他们身后岩石之中的云染天,在风雪中纹丝不动,好像不想打扰宁静的两人。
  师雪漫双手垂下撑在身体两侧岩石,悬空的双腿轻轻荡着,脑袋微微地摇晃,马尾就像秋千一样荡阿荡。她看着远方的群山,被风雪披上白妆,像海洋一样的绿色林海,消失不见。
  偶尔转过脸,看到身边浑身缠满绷带的艾辉,活脱脱一尊木乃伊雕塑,她嘴角不由弯起一道弧线,觉得艾辉这个模样真是太应景了。艾辉的伤势还没有好,全身有大半还处在僵硬的状态,被她拎着上山。
  看着铁妞此刻的模样,艾辉心中就像针扎一样刺痛。他想说不要难过,但是说不出口,发生这样的事怎么能不难过呢?他接着想说未来一定会更好,可是想到铁妞马上就要奔赴战场,九死一生,这句话更像是客套的安慰。
  心里堵得慌,可是他不想表现出来,自己心中的这点难受,不及铁妞的万分之一。
  铁妞在微笑,艾辉知道自己最好的回应也是微笑。
  幸好有绷带挡住……
  他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云淡风轻:“不要死太早,起码不要在我找到你之前死掉。”
  师雪漫歪着头,看着艾辉,应了声:“嗯。”
  艾辉说:“不要听别人的指挥,看到形势不对,马上就撤。”
  师雪漫点头:“嗯。”
  艾辉说:“不要缠斗,要保持机动,见过狼群捕猎吧,要像那样。”
  师雪漫再点头:“嗯。”
  艾辉张了张嘴,什么话都没有说出口。他觉得自己有点婆妈,说的他妈的都是废话。莫名地他心中升起一股怒火,对什么都做不了的自己的怒火。
  忽然,一只纤细雪白的素手,从身旁伸过来,贴在他的脸颊上。
  艾辉胸中的怒火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,隔着绷带,他都能感受到手掌的温柔。
  他莫名慌乱:“喂……”
  手掌扳过他的脸,艾辉觉得自己就像木偶,能听到自己脖子里头骨头咔咔响。
  被转过脸艾辉看到师雪漫的脸,离他越来越近。
  艾辉呆住,师雪漫闭着眼睛,长长的睫毛在寒风中轻轻颤动,微微羞涩的红晕像云霞一样美丽。
  唇和唇贴在一起。
  隔着绷带,唇的柔软和温热如此清晰,有些紊乱的鼻息渗入层层绷带之下,艾辉的脸蓦地烧起来。
  他全身僵硬,睁大眼睛,眼睁睁看着那些可爱的睫毛在他眼前像水波一样颤动。
  她睁开眼睛。
  四目对视,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。
  清澈的眸子透着微微羞涩和如水般的温柔,还有那令人心疼的坚决。
  唇分,师雪漫身体坐直,脸上的红晕还未散去,就像不愿离开天空的晚霞。
  艾辉脱口而出:“活下来。”
  师雪漫心情莫名的开朗,就连这漫天的风雪,都变得可爱了许多。她眨了眨眼睛,嘴角透着一丝狡黠的笑容:“当然不会死,某人欠我的八千万还没有还哩。”
  艾辉刚刚理顺那么一点点头绪的思路,一下子遭受暴击,彻底懵圈,结结巴巴语无伦次:“你你你是八千万……”
  师雪漫伸了个懒腰,舒展身体,撑着岩石站了起来,拔出云染天在手。
  回头看着艾辉目瞪口呆的模样,她心中忽然升起顽皮的念头,做了一个极其大胆的动作。
  重新在艾辉身边蹲下来,手指勾起艾辉缠满绷带的下巴,在艾辉再次呆滞的目光中,她眨了眨眼睛:“这个秘密我忍了很久哦。”
  说罢,她站起来,整理了一下身上的铠甲,从岩石上一跃而下。就像一只空灵曼妙的大鸟,没入风雪之中,洒脱的声音穿透风雪遥遥传来。
  “走了。”
  只见风雪,不见倩影。
  艾辉呆了一呆,过了片刻反应过来。
  莫名的伤感和惆怅在他心中蔓延,他哇哇大叫:“喂喂喂,我怎么下去?爽过了就甩手不管?过河拆桥的女人!快把我送下去……”
 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他隐约听到风雪中银铃般的笑声。
  风雪落满群山。
  南宫无怜垂首站在台阶下,威严的声音从上方传来。
  “进展怎么样?朕记得已经快二十年了吧。”
  从安木达踏空而来,元力风暴压境之后,今天是陛下第一次露面。
  此时被喊过来,南宫无怜心中自然免不了惴惴。他跟随陛下时间很久,从时间上甚至比北水生还要长,可他从来不敢在陛下面前摆什么老资历。
  莫看他在外面肆意妄为,横行四方,在陛下面前,他就是一条忠实的老狗。
  北水生孩童时,性命为陛下所救,陛下对其一直心存怜悯,哀其命运多舛,故对其呵护备至。有的时候,南宫无怜都会觉得,两人之间有些父子之情。
  在斩断七情六欲的陛下身上,这极为罕见。
  当年他的上司出逃,南宫无怜能够登上宫主之位,全是陛下一手力推。南宫无怜深知自己的才华平庸,被陛下看中,只因为一点,听话。
  上任之后,他不敢有丝毫懈怠,兢兢业业,终于得到陛下的认同,连宫名都改了。
  不管他在外面何等嚣张跋扈,只要他把陛下吩咐的事情办好,就稳如泰山。
  从神国建立之后,陛下就很少专门喊他过来问询。
  听到陛下的话,他心中暗松一口气,脸上表情没有半点变化,垂首毕恭毕敬禀报:“微臣正要向陛下汇报。邵师临走之前,销毁了几乎所有的资料,所幸还找到一些残存的实验记录。根据这些残存的实验记录判断,当时神偶宫的计划只是刚刚开始,邵师初步完成了的设计,还未来得及实践……”
  帝圣不耐烦地打断:“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朕不想听,朕问你,进展到什么地步?”
  南宫无怜连忙道:“有进展有进展。微臣等之前都在不断尝试复原,可惜进展甚微。直到红魔鬼出现,完成前无古人的血炼。微臣全程都记录了其所有变化,终于推衍出的结构。托陛下洪福,第一颗已经完成!正要进献给陛下。”
  帝圣来了几分兴趣:“哦,那朕要看看。”
  南宫无怜连忙吩咐当值的侍卫,没多时一个透明的冰棺被抬了进来。
  冰棺放下,御殿的温度骤然下降,恍如置身冬天。冰棺里盛满透明的红色液体,宛如鲜血。红色液体之中,一颗心脏在缓缓跳动。心脏伸出许多长短不一的长须,就像水母漂浮在鲜血之中。
  咚,咚,咚。
  若有若无的跳动,在众人心中响起。
  当值的侍卫脸色纷纷大变,一脸惊恐地盯着冰棺。
  上方帝圣轻咦一声,恍如实质的威压笼罩整个大殿,众人只觉得呼吸一窒。南宫无怜的压力最大,背脊不自主弯下来,陛下的目光就像利剑一般要把他刺穿。
  “做得不错,此物不凡。”
  帝圣的声音透着嘉许。
  南宫无怜彻底松一口气,就这么一小会,他的后背竟然已经湿透。陛下如今威严渐重,当真是天威莫测。
  他谦虚道:“全赖陛下英明,兽蛊宫上下全力忘我,微臣不敢居功。”
  “是你的就是你的,朕还会赖你这点功劳?”帝圣话音透着一丝笑意,显然心情不错:“其他属众,皆有赏赐。”
  南宫无怜连忙拜伏:“谢陛下!”
  帝圣话题一转:“这第一颗,爱卿准备用在谁身上?”
  南宫无怜答道:“之威,平庸之身,难以承受。微臣还在寻找体质出色之辈,陛下的意思是?”
  帝圣淡淡道:“那就用在叶白衣身上吧。”
  南宫无怜心中骇然。
  他猜到陛下可能有属意的对象,但是万万没想到是叶白衣。叶白衣身份地位与他平齐……难道是前方战事不利?
  陛下对叶白衣不满?可如果不满,又岂会把如此贵重之物用在他身上?可如果是器重,也不应该啊。初创,从未种入人体,变数之多,就是南宫无怜这个炼制者,也无半点把握。
  南宫无怜想不清楚陛下对叶白衣到底是什么态度。
  他不敢插话。
  帝圣接着道,像是自言自语:“叶白衣身受重伤,岌岌可危。按理说,大破北海之墙,也算大功一件。然而,师北海、镇神峰,一无所得,自己被重伤,队伍损失也不小。朕也不知道该奖他还是罚他,就看他自己的命吧。”
  南宫无怜有些明白,低声道:“微臣明白。”
  帝圣忽然道:“邵师你还记得吧。”
  南宫无怜有些不太明白:“微臣记得。”
  “是啊,你该记得,你在他手下做了十多年吧。虽然不是最受他器重的一个,但是跟着他最长的一个。”帝圣的声音中满是缅怀回忆,突然间变得冰冷:“邵师最近出现了。”
  南宫无怜的脑袋就像被一道闪电劈中,语无伦次:“邵、邵师出现了……”
  帝圣笑吟吟道:“爱卿猜猜他去了哪?”
  南宫无怜有些茫然:“邵师去哪?”
  帝圣语气森然笑道:“呵呵,他去了牧首会。”
  笑声冰冷刺骨,但是这也比不上“牧首会”三个字给南宫无怜的冲击剧烈,他呆呆喃喃:“牧首会……”
  帝圣止住冷笑,神情如常,仿佛随口道:“爱卿可是想到当年师生之情?”
  南宫一个激灵:“微臣不敢!邵贼背叛陛下,罪该万死!微臣请命,擒拿老贼!”
  “擒拿?”帝圣哈哈一笑,摇了摇头,神色转冷:“不,为什么要擒拿?朕要看看,邵师和牧首会能搞什么勾当!朕也想知道,邵师为何背叛朕,朕自问从未亏欠于他!”
  帝圣自言自语,似笑非笑:“邵师啊邵师,你还不肯死,莫非是有什么话想告诉朕?”
  南宫无怜脸色发白,不自主一个哆嗦。
  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PS:前两天没更是因为在参加起点的年会,致歉。年会已结束,更新恢复正常。'
继续阅读: 上一页|下一页